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给女老板吃屎过程 妻子与黑人老板 老婆被老板搞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2:43:54  

给女老板吃屎过程 妻子与黑人老板 老婆被老板搞

给女老板吃屎过程 妻子与黑人老板 老婆被老板搞/图文无关

我叫宁天宇,男,今年21岁,来自春城昆明。和很多的北漂一样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我不顾父母的反对,带着仅有的2000块钱,搭上了北上的高铁。在列车到站的那一刻,我也成为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北漂。

北京是个美丽的城市,虽然雾霾遮天蔽日,但在我的心中,那更像是一层神秘的纱,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融入这座城市。我想,我是属于北京的,而北京也一样会成为我的归宿。

现实和理想终归会有差距,但我未曾想过,差距会有如此之大。一个月的时间,固执的我未能如愿以偿地找到满意的工作,而钱包中,那唯一剩下的两张毛爷爷,却在提醒着我——要是再找不到工作,就只能流落街头了。

“小宁,明天你的房租就要到了啊!”

一天工作无果,回到租住的地下室,便传来了房东阿姨那可恶的标准北京话。

“阿姨知道了,这不是还没到嘛,明天再说吧!”

“那就好,别说我没提醒你啊,我这里虽然不收押金,但房租必须每月结清。”

“知道啦。”

敷衍了一句,我赶忙关上了房门。

坐在木板床上,我环顾了一眼这个只有几平米的狭小空间,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沮丧。本能地拿出手机就要翻看,却从隔壁传来了女人销魂的呻吟声。因为地下室的隔间都是用木板隔开的,所以隔音效果非常的差,那动静自然不小,我甚至能够听到隔壁男人的喘息声。

一瞬间,我本能的身体有了一些滚烫的感觉。

“老板那家伙又给你来电话了……老板那家伙又给你来电话了……”

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吓了我一大跳,身体的异样感觉也立马消散了去。拿起手机一看是母亲打来的,想都没想我立马就挂掉了,我知道他们来电无疑是要我回家一类的,而倔强的我也不可能甘心回去。

隔壁的响动依旧,让年轻的我坐立不安,我在心里暗骂那女人不知廉耻的同时,也决定起身出去透透气。

走在繁华的城市中心,眼里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霓虹,以及匆匆而过的车辆。就算是偶尔从身边经过的行人,也是满脸疲惫的木然,这一刻,好像整个城市都因为我的沮丧而变得茫然起来。

不知不觉的,我来到了一家酒吧的门前,随意看了一眼进进出出的男女,这里并不是我所喜好的场所,就在我要走开的时候,身后竟然有个人拉住了我。

“快要来不及了,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那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,音色柔美而甜,我回过身去,看到的是一个美丽动人的脸庞。

“我……”

我呆立着,一瞬间便被那女孩的笑容所迷醉,看着那笑起来如月牙一般好看的眸子,我甚至于忘记告知对方认错人的事实。

“你什么你,走啦!”

那女孩不由分说拉着我就向路边跑去,然后直接把还没回过神的我,塞进了一辆蓝色兰博基尼的副驾上。

“你……确定没有认错人?”

当兰博基尼在城市里驰骋了将近十分钟之后,我才逐渐地清醒过来。

“认错人?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女孩笑着,用看傻瓜的眼神看着我,同时身上若有若无飘散在车里的幽香,让我觉得一阵不自然。

“其实我叫宁天宇,现在你应该明白你认错人了吧?”

“您没事吧,原来您还知道自己是宁天宇啊?咱们从小一起长大,你要不是宁天宇,我找你干嘛?”

女孩似乎听到了好笑的笑话,摇了摇头白了我一眼。恍然间,我开始不知所措起来,同时心里努力地思索着我在这座城市里可能认识的人。但任凭我如何努力,都无法记起我曾经认识这么一个女孩。

半个小时后,兰博基尼停在一栋高大别墅的内院里。

“其实我……”

“唉唉……里面已经开始了,你这主角在这矫情什么?”

“这……”

我还想作些解释,但那女孩不容我作任何的声辩,直接拉着我走进了别墅。

别墅里装潢异常奢华,女孩拉着我穿过几条走廊,又经过客厅,最后来到一个有游泳池的露天宴会现场。而此时,游泳池边已经聚集了不下上百人,我甚至能从其中认出一两个曾经在央视出现过的政要。

“晴天!”

就在我不知所措的同时,从泳池旁边就迎过来一个年轻人。那年轻人身材高挑且瘦,一张明星般的脸庞,似乎在宣扬着他高富帅的地位,而他口中的“晴天”,显然就是我旁边的这位女孩。

“你和天宇怎么迟到啦!要知道今天来的客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你们这样可是很不礼貌的。赶紧带天宇去把礼服换上!”

“就你爱唠叨,天宇不是刚从美国留学回来嘛!”

晴天好像很在意我的感受,一位服务生也很适时地将一套黑色礼服送到了我的面前。

这天晚上,穿上礼服的我和在场的所有陌生人握手、点头,喝着听说是82年的不知名红酒,而晴天一直乖巧地陪着如机械人一般的我。

宴会一直进行到10点才结束,因为不甚酒力,宴会结束后究竟发生了什么,我一无所知。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,我梦到晴天一丝不挂地躺在我的眼前,如小猫般卷曲着身子,而我毫不犹豫地将她拥在了怀里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我便被晴天的哭泣声唤醒,看着陌生的房间,还有晴天瑟瑟发抖的用被子裹着的身体,我的心里一片冰凉。原来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,而我也在醉酒的情况下对晴天做了不该做的事。

我的脑袋里第一反应就是——我犯罪了,因为我真的不认识这个女孩,我认为晴天把我当成她所认识的那个“宁天宇”,完全就是一个巧合。我试着去跟晴天解释,可我的解释似乎让晴天更加伤心了,接着如孩子那般抱着我嚎啕大哭。

“你是不是不想负责任?如果不想,那我便离开好了。”
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你很美!”

晴天笑了,笑得像个孩子。我甚至觉得晴天本来就是个孩子,一个需要我疼爱的孩子,虽然我并不是晴天的“宁天宇”。而也因为晴天,我的心开始变得刺疼起来,因为我知道我并不是她要找的宁天宇。或许当真正的宁天宇出现的那一天,我也将以骗子和强奸犯的双重身份被晴天所抛弃。

9点钟的时候,我和晴天洗漱完毕,同时晴天告诉我,今天我需要和她一起去律师事务所咨询遗产继承的问题,因为再过两天“我”就要出任“天宇集团”董事长。

律师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,由于文化层次的差异,让我根本无法听懂律师口中的关键用词,以至于到最后我浑浑噩噩地在律师提供的一份文件上签下了“宁天宇”三个字。

就这样,我不知所措地在别墅里生活了三天,三天的时间我知道了很多事情。

“我”叫宁天宇,是天宇集团的董事长。因为天宇集团上任董事长宁北洋意外身故,天宇集团近50的资产将有宁北洋的独子继承,而“我”宁天宇也正是宁北洋那唯一的儿子。除开这栋别墅,“我”在上海、广州、澳门、香港都还有数十处房产,这些房产总市值超过15亿。

如此将近65亿的资产,莫名其妙地落在自己身上无疑是个超级大馅饼。可我更知道,这些都是真正“宁天宇”的,与我没有半毛钱关系。当然,这只是我在去公安局之前的想法。

就在我被当成“宁天宇”之后的第四天,对法律稍有浅薄意识的我,还是选择到公安局澄清这场误会,同时也为侵占晴天的身体自首。可警官的言辞让原本准备蹲监牢的我,呆立当场。

“宁天宇,19**6月1日出生,现年21岁,祖籍昆明,现居北京……您确实是天宇集团的董事长……”

警官的话在我脑海里久久不散,看着手上的身份证,某一刻,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缺失了一部分记忆,我甚至分不清我究竟是在梦里还是现实之中。我试着拨通手机你储存的父母的电话,可除了忙音提示外再无其他,我记忆中的父母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...”

呆看着手中的电话,这一刻我大脑一片空白,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是否真的就是“宁天宇”本人。

“阿姨,您还记得我吗?我是小宁啊,那个连房租都交不起的小宁……”

“老板,您就别和我开玩笑了,我这么小的庙,哪里能容得下您这尊大佛。这里从来就没有姓‘宁’的人住过...”

望着房东阿姨那变戏法一般的嘴脸,我的心里没有一丝的快感,只是迷惑且茫然地离开了。

“整整一天,天宇你都跑哪去了?”

回到别墅,第一眼就是晴天月牙一般的笑脸,我突然感觉自己有一种接受现实的冲动,因为我已经肯定自己爱上了晴天。不自觉地,我将藏在衣兜里的飞往昆明的机票撕得粉碎……

转眼三个月过去了,我所担心真的“宁天宇”并没有出现。没有了后顾之忧,我也开始学着融入自己现在的身份中去。

除开晴天,这三个月里与我最为亲近的就要数我的司机“阿旺”了。阿旺以前就是“我”父亲宁北洋的司机,现在“我”父亲不在了,阿旺对“我”就像对宁北洋一样的细心,同时他和晴天还有“我”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。

“三个月了,你从国外带回来的不良举止都改掉了没有?还有,礼仪都学得怎么样了?”

“美丽的晴天女士,如果您能给我一个和您单独相处的机会,我敢肯定你会发现一个绅士!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晴天大笑着捂着肚子,趁着这个机会,我想从身后搂住她,却被她躲开了。

“别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,在我们婚礼之前,你不可以再碰我。”

晴天的语气坚决且认真,当然,自从我那天晚上之后我再也没有与晴天有过亲昵。

也许是发现了我的失落,晴天小心翼翼地走到我的面前,美丽的脸庞慢慢地向我靠了过来,等到她停止靠近的时候,她的脸和我的脸几乎都快要触碰在了一起。

我一边嗅着从晴天身上发出的淡淡幽香,一边深情地盯着晴天那双水汪汪的大眼,我甚至从那双美丽的眼眸中看到了祈求。

“婚礼还有半年,在此之前你必须忍者。记住我就是你的宝贝,而你,必须听从宝贝的安排!”

“我……好吧!”

再一次,如三个月里发生过无数次相同的一幕,我又缴械投降了。

“在我们婚礼之前,当务之急就是周游世界。不要皱眉头,也不要说你外语不行,有我和阿旺在,什么都替你搞定了啦!”

凝视着晴天,我感觉现在这个身份真好,因为是这个身份让我得到了晴天,半年后晴天也将会成为我的妻子。

成为“宁天宇”的第四个月,我、晴天、阿旺终于踏上了周游世界的旅程,而我们的第一站就是欧洲。

半年的时间,我还不足以完全适应超级富豪的身份,不过幸好我的身边有晴天和阿旺,他们是我最得力的助手。大到集团公司管理,小到日常生活起居,完全就是他们一手帮我操办,现在到了欧洲一切自然也不例外。

英国,伦敦。

晴天首先陪着我去了当地最大的一家银行,具体是去做什么我并不知道,我唯一要做的就是负责签字。

“这些阿拉伯数字是代表金钱吗?”

看着手里的单据,满满的全是英文,对于我来说跟鬼画符没有区别,但之上代表金钱‘¥’这个符号我还是认识的。

“问那么多干什么?”

晴天好像对于我的询问很不耐烦,但随即好像感觉到自己的态度有问题,赶忙又向我道歉。

“最近忙着办理各种签证,你也不关心我一下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?”

“我……没有。”

不出意外,我再次投降,谁让我是个冒牌货呢?晴天看着我窘迫的样子,立马乐了,在让我签署了一分单据之后就和我匆匆地离开了那家银行。

在英国,除了在银行办理业务的那几天,我们真正停留的时间也就一两天而已。之后,我们又去了美国、埃及、法国、刚果、莫斯科等等十数个国家,中间历时两个月。同时遵循惯例,每到一个国家我们都会先去银行办理业务。

虽然因为银行业务让我略微有些扫兴,但在见识了各国的异域风情之后,我的内心还是挺满足的。就这样,匆匆忙忙我们的周游世界的旅途就此结束了。

回国后的第二天,晴天就告诉我她必须出国一趟。

“我们不是刚回来吗?你这样会累坏自己的。”

“没有办法,谁叫你这集团董事长什么都不懂呢?再说,有阿旺跟我一起,他会替我担着的。”

我无言以对,只能任凭晴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再次离开。

我没有去机场送晴天和阿旺,因为就在我准备陪他们去机场的同时,晴天接了个电话,然后神色慌张地告诉我公司好像出了些麻烦,他们出国办理的事件也非常重要。让我赶紧回集团总部顶一段时间,等到他们把国外的事情办妥之后就会回来帮我。

“集团的事情就由我顶着,你们安心去办事吧!”

听着我坚定的语气,晴天露出欣慰的笑容,转身就和阿旺一起消失在候机大厅里。

从机场来到集团办公的那层写字楼,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,今天写字楼里空空如也,一个人都没有——平时忙碌的办公场景,竟然凭空消失了,就连那些原本堆放在各个工作岗位的文件也跟着一起消失了踪影。

“这怎么可能?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,也或者我是撞邪了?”

当我再次回到我居住了四个月的豪华别墅跟前,看着紧锁的别墅大门,我彻底傻眼了,院子里一片狼藉。很显然,有人在我去机场送晴天的这段时间光顾过这里,因为原本停放在院子里的蓝色兰博基尼已经不见了,我傻傻地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“老板那家伙有给你来电话啦……老板那家伙有给你来电话啦……”

手机的铃声惊醒了我,看着手机屏幕上父母熟悉的号码,我才明白我的手机被人更改过了……

“喂……110吗?我叫宁天宇……”

“宁天宇是吧?你现在已经被网络通缉……”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